高配,正在毁掉你的人生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5-11 06:01

高配,正在毁掉你的人生

2018-05-09 09:15来源:健身头条健身

原标题:高配,正在毁掉你的人生

“高配生活”,人人都想要。但暂时没有实现高配的能力,却强行拥有高配生活,一定会毁掉你。

来源:国馆(ID:guoguan5000)

五一的时候,

得知朋友阿威失恋了。

我们都很惊讶。

他和女朋友在一起五年了,

看他朋友圈,

一直觉得他过得很幸福:

每周固定三四次是在朋友圈晒各种餐馆美食,

几乎吃遍了广州各大特色餐馆了吧;

每隔几个月就去一次旅游,

近的省内各处度假村,

远的日本韩国。

最近还在珠江新城新开的k11买了两双5000多的情侣拖鞋。

可是分手以后,

阿威却到处找我们借钱,

我们一问才知道他信用卡都快欠了10万了,

最近被银行请的追债公司追债,

不仅他自己、连他的家人也天天被威胁恐吓。

原来他为了能够让女朋友觉得和他拍拖很体面,

一直在过度刷自己的信用卡。

每赚个1000,他要花2000才能满足自己和女朋友的消费。

阿威的这种状况,

突然让我想起最近有个词好火:

隐形贫困人口。

来看看官方定义:

“隐形贫困人口”用来形容当下的年轻人,

再恰当不过——他们不是真的没钱,

而是赚钱速度远远赶不上花钱速度。

“高薪高位,有车有房,

吃喝玩乐一样不落,

这是很多人都羡慕过上的“高配置生活”。

但很多人其实还不具备维持“高配生活”的条件,

却寅吃卯粮,

过度消耗未来的收入。

本质上来说,这是一种底层思维。

渴望生活变得高配,

这没错。但打肿脸充胖子,

强行把自己的“低配”伪装成“高配”,

一定会毁了你。

“隐形贫困人口”到底是怎么贫困起来,

人民日报有过一个很精辟的总结:

“能买戴森吸尘器就不用扫帚了;

吃完牛油果又要吃藜麦了;

100块钱一张的‘前男友面膜’用起来也不心疼;

一有健身冲动,就非得去办张年卡。”

(1)“隐形贫困购物”:

现在的年轻人,只有两种:

有女朋友的为女朋友剁手,

没女朋友的为自己剁手。

像我同事凡凡,一个月工资接近一万,

要拿一大半出来给女朋友买口红买衣服。

工作以前发誓存款一年至少要五万,

现在还差七万。

曾经看过一个纪录片,

叫《谁在引导我们消费》,

里面记录了外国年轻人对苹果手机的疯狂程度:

iphone 5S出来的时候,

主持人采访了连夜排队的年轻人,

问他们觉得5S5的差别在哪。一个年轻人说:

“不知道,5S是最新款呗。”

“颜色。我喜欢5S的颜色。”

……

结果就为了不同的颜色,

不惜割肾也要买个新手机,

哪怕旧的才刚用没多久。

(2)“隐形贫困饮食”:

现代中国的恩格尔系数应该比以前要低很多,

但对于年轻人来说,这是不存在的。

中午是韩国菜,晚上是日本菜,

宵夜是烤鱼小龙虾大披萨牛肉面锅包肉糖醋里脊木须肉糖醋排骨酱牛肉大盘鸡辣子鸡口水鸡毛血旺香辣黑鱼炒鲫鱼清炖泥鳅风味茄子炸虾仁爆炒肥肠花蛤鸡蛋辣条煎饼榴莲酥。

一周六天全下馆子,剩下一天拿来睡觉。

“隐形贫困青年”大多没成家,

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饮食的意义再也不是饿了补充能量,

而在于满足口舌之欲,

也就可想而知越吃越穷。

(3)“隐形贫困健身”:

花个好几千几万买个健身卡,

请私教一个月至少6000,

一切的一切,都只有一个功能:

健身五分钟,拍照两小时。

至于跑步、游泳这样的运动,

根本不适合年轻人去做,

因为不适合拍照。

(4)“隐形贫困旅游”

一个叫“她当家”的作家讲过这样一个事:

她去马来西亚旅游,

在街上碰到一对中国姑娘,

20岁上下,手上拎着大包小包,

里面是各大护肤品品牌、名牌包包。

难得出国,她们最大的感受不是异国风情,

而是这里的折扣多么划算,

比国内便宜多少。

攀谈之下才发现,

她们都是刚工作没多久就请假出来旅游。

聊着聊着,“她当家”猛然发现有个女孩脚踝处露出的红色袜子,

“质地无论如何都算不上好,

尤其是和她手上的一众国际大牌相比,

实在有些不堪。

《中国青年报》曾经发布过这样一个调查:

28.4%的年轻人是月光族,

45.4%的人工作两三年要靠父母经济资助。

而他们中间很多人,

其实都是“隐形贫困人口”。

很多人不由自主地变成“隐形贫困人口”,

背后当然是有原因的。

2014年,BBC出了一档纪录片叫《谁在引导我们消费》,

分析了商家利用消费者心理进行商品销售的秘密。

这些心理,你绝对都有:

A,攀比消费:

最近《流星花园》重播,

开场的一段攀比戏,

虽然已经过去17年,

但还是真切地反映了时下青年的普遍心理:

《谁在引导我们消费》里面讲,

从20年代开始,各大行业巨头都有秘密协议,

要限制本行业产品的使用周期,

称为“计划报废”。

比如在照明行业,

原来的灯泡寿命普遍是2500小时,

但按照这项保密协议,

灯泡的使用寿命被缩减为1000小时。

谁敢擅自将自己生产的灯泡寿命延长,

都会被行业协会处以重罚。

这样做的目的,

是为了让消费者手里的产品快速过期,

然后买上新的产品。

这样的行业策略一出来,

消费者只要一看周围的人换上了新产品,

出于攀比心理,

也要赶紧换手中的产品。

但问题是,到底是这种淘汰式消费引发的攀比心理,

还是我们的攀比心理催生出了这么邪恶的消费模式,

那就只有上帝知道了。

B,焦虑消费:

《谁在引导我们消费》的主持人雅克进行了一项美容项目:

美容师先给他抽血,

经过处理后将血清注入到雅克的脸上。

“血清中的生长因子会能让人看起来、摸起来更年轻。”

虽然这项实验并没得到严密的科学证实,

但美容师因为这个项目还是赚得盆满钵满。

雅克说:“在我接受治疗之前,

根本不在乎容貌松弛变老,

直到我来到这里,

我才觉得我应该开始担心这件事了。”

商品生产者挖掘出我们内心最恐惧的事,

比如衰老、比别人落后,

对我们进行精准打击,

让我们乖乖地为了缓解焦虑而掏钱。

但问题是,到底是这种焦虑式消费引发的恐惧心理,

还是我们的恐惧心理催生出了这么邪恶的消费模式,

也是只有上帝知道的。

64年12月,我们小分队在滇西北找矿。小分队一共8人,其中4名警卫战士每人配备一支冲锋枪。一天,出发前,一位纳西族老乡搭我们的车去维西。那天路上积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洼不平,车子行驶一段就会被雪坞住。我们不得不经常下来推车。就在我们又一次下车推车的时候,一群褐黄色的东西慢慢向我们靠近。我们正惊疑、猜测时,纳西族老乡急喊:“快、快赶紧上车,是一群狼。”司机小王赶紧发动车,加大油门……但是很不幸,车轮只是在原地空转,根本无法前进。这时狼群已靠近汽车……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个个都象小牛犊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战士小吴抄起冲锋枪,纳西族老乡一手夺下小吴的抢。比较沉着地高声道:“不能开枪,枪一响,它们或钻到车底下或钻进树林,狼群会把车胎咬坏,把我们围起来,然后狼会嚎叫召集来更多的狼和我们拼命。”他接着说:“狼饿疯了,它们是在找吃的,车上可有吃的?”我们几乎同声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给它们吃。”老乡像是下达命令。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紧张,大脑似乎已经不会思考问题。听老乡这样说,我们毫不犹豫,七手八脚把从丽江买的腊肉、火腿还有十分珍贵的鹿子干巴往下丢了一部分。狼群眼都红了,兴奋地大吼着扑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咽着,刚丢下去的东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乡继续命令道:“再丢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约50斤肉品又飞出了后车门,也就一袋烟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干干净净。吃完后8只狼整齐地坐下,盯着后车门。这时,我们几人各个屏气息声,紧张的手心里都是冷汗,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我们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令我们从狼群中突围出去。看到这样的情形,老乡又发话道:“还有吗?一点不留地丢下,想保命就别心疼这些东西了!”此时,除了紧张、害怕还有羞愤……!作为战士,我们是有责任保护好这些物资的,哪怕牺牲自己。但是现实情况是我们的车被坞到雪地里出不来,只能被困在车里。我们的子弹是极有限的,一旦有狼群被召唤来,我们会更加束手无策。我们几人相互看了一眼,迟疑片刻,谁也没有说什么,忍痛将车上所有的肉品,还有十几包饼干全都甩下车去!8只狼又是一顿大嚼。吃完了肉,它们还试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几包饼干,但没有吃。这时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经滚圆,先前暴戾凶恶的目光变得温顺。其中一只狼围着汽车转了两圈,其余7只狼没动。片刻,那只狼带着狼群朝树林钻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不一会儿,8只狼钻出松林,嘴里叼着树枝,分别放到汽车两个后轮下面。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树枝帮我们垫起轮胎,让我们的车开出雪窝。我激动地大笑起来……哈……哈……刚笑了两声,另外一个战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这突兀的笑声惊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齐钻到车底,但见汽车两侧积雪飞扬。我眼里滚动着泪花,大呼小王:“狼帮我们扒雪呢,赶快发动车,”车启动了,但是没走两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复刚才的动作:“先往车轮下垫树枝,然后扒雪……”。就这样,每重复一次,汽车就前进一段,大约重复了十来次。最后一次,汽车顺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顶。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这时,8只狼在车后一字排开坐着,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乡说:“靠前面的那只是头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们激动极了,一起给狼鼓掌,并用力地向它们挥手致意。但是这8只可爱的狼对我们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们,然后,头狼在前,其余随后,缓缓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连凶猛的狼都懂得报恩,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自身?自诩为“万物灵长”的人类,我们是不是应当让世界充满爱?

C,冲动消费:

所谓“冲动消费”,

是你虽然是个成年人,

但消费的时候还是像个孩子一样,

不加思考只凭一时热爱就掏钱了。

在美国、英国,

每年光是儿童消费就贡献了7000亿英镑。

商家不仅要从儿童的口袋里掏钱,

还要让青年像儿童那样掏钱。

罗格斯大学的教授本杰明说:

“成年消费者最大的问题,

是他们会想得太多。

看到一双鞋,

他们总是会很犹豫,

然后说还是下周再买吧。

这是销售者最不愿意看到的事。

他们更喜欢成年人就像一个小孩一样,

跑过来说:oh,我想要!现在就要!

所以商家就想了一个妙招:信用卡。”

外国的信用卡,

在现今中国,

当然就是某呗借贷平台。

用花呗有多爽,

不用我多说大家都能想象得到。

“蚂蚁花呗”去年发布了一个《2017年中国年轻人消费生活报告》,

里面就讲到:在中国,

90后年轻一代是花呗的主力军,

每四个90后就有一个在用花呗。

以前哪怕想买,但没钱,

申请信用卡也麻烦;

现在不是,只要一刷手机,

“大学生认证”、

“坏账不追究”等各种手段借给你钱,

让你快速过上你想要的生活。

数据显示,月均消费1000元以下的中低消费人群,

在使用蚂蚁花呗以后消费力瞬间提升了50%

“隐形贫困人口”为什么那么流行,

因为你放下手机抬头一看,

身边都是同路人。

就是因为这几种心理作用,

“隐形贫困青年”很难戒断,

往往出事。

前段时间浙江出了个新闻:

某个大一新生想去旅游但缺钱,

于是在某借贷平台上借了三千块钱,

打算放飞自我。

可回来一看,

他连本带利总共要还上万元,

彻底傻眼了。

学生嘛,哪里有还钱能力。

于是他拆东墙补西墙,

不停地从其他平台借钱还款,

利滚利最终要还13万。

这个同学不堪压力,

选择跳楼轻生。

幸好跳下的地方有个车棚档了档,

他才死里逃生。

这样的新闻,层出不穷。

为了让年轻人更好花钱,

各种借贷平台应运而生:

名校贷、爱学贷、趣分期、

人人分期……看得人眼花。

更可怕的是,

很多人甚至鼓吹“借钱花逼你有出息”。

他们引用了哥伦比亚大学的瑟里克曼教授的一项研究,

这位教授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月供压力没有使美国的年轻人懒惰,

还迫使他们更加向上,追求自立!

特别是因为月供压力,

众多家庭开始注意理财、

精心安排家庭收支流水,

并催生出家庭财务规划这个职业,

以保证每个月能按期交月供。”

他们可能忽略了一个事实:

美国的年轻人从小就要比我们独立,

哪怕是上大学的钱很多都是靠自己打工挣来的。

而中国的年轻人在小时候被家里宠着,

长大了还要啃老。

我们从小缺乏金钱教育,

你让这样的孩子工作以后把过度消费当做动力,

这和家长既要禁止孩子早恋、

又要孩子一毕业就结婚一样荒唐。

这不过是为自己的买买买找的一个冠冕堂皇的接口。

类似的毒鸡汤,

还是少喝为妙。

64年12月,我们小分队在滇西北找矿。小分队一共8人,其中4名警卫战士每人配备一支冲锋枪。一天,出发前,一位纳西族老乡搭我们的车去维西。那天路上积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洼不平,车子行驶一段就会被雪坞住。我们不得不经常下来推车。就在我们又一次下车推车的时候,一群褐黄色的东西慢慢向我们靠近。我们正惊疑、猜测时,纳西族老乡急喊:“快、快赶紧上车,是一群狼。”司机小王赶紧发动车,加大油门……但是很不幸,车轮只是在原地空转,根本无法前进。这时狼群已靠近汽车……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个个都象小牛犊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战士小吴抄起冲锋枪,纳西族老乡一手夺下小吴的抢。比较沉着地高声道:“不能开枪,枪一响,它们或钻到车底下或钻进树林,狼群会把车胎咬坏,把我们围起来,然后狼会嚎叫召集来更多的狼和我们拼命。”他接着说:“狼饿疯了,它们是在找吃的,车上可有吃的?”我们几乎同声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给它们吃。”老乡像是下达命令。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紧张,大脑似乎已经不会思考问题。听老乡这样说,我们毫不犹豫,七手八脚把从丽江买的腊肉、火腿还有十分珍贵的鹿子干巴往下丢了一部分。狼群眼都红了,兴奋地大吼着扑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咽着,刚丢下去的东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乡继续命令道:“再丢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约50斤肉品又飞出了后车门,也就一袋烟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干干净净。吃完后8只狼整齐地坐下,盯着后车门。这时,我们几人各个屏气息声,紧张的手心里都是冷汗,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我们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令我们从狼群中突围出去。看到这样的情形,老乡又发话道:“还有吗?一点不留地丢下,想保命就别心疼这些东西了!”此时,除了紧张、害怕还有羞愤……!作为战士,我们是有责任保护好这些物资的,哪怕牺牲自己。但是现实情况是我们的车被坞到雪地里出不来,只能被困在车里。我们的子弹是极有限的,一旦有狼群被召唤来,我们会更加束手无策。我们几人相互看了一眼,迟疑片刻,谁也没有说什么,忍痛将车上所有的肉品,还有十几包饼干全都甩下车去!8只狼又是一顿大嚼。吃完了肉,它们还试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几包饼干,但没有吃。这时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经滚圆,先前暴戾凶恶的目光变得温顺。其中一只狼围着汽车转了两圈,其余7只狼没动。片刻,那只狼带着狼群朝树林钻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不一会儿,8只狼钻出松林,嘴里叼着树枝,分别放到汽车两个后轮下面。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树枝帮我们垫起轮胎,让我们的车开出雪窝。我激动地大笑起来……哈……哈……刚笑了两声,另外一个战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这突兀的笑声惊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齐钻到车底,但见汽车两侧积雪飞扬。我眼里滚动着泪花,大呼小王:“狼帮我们扒雪呢,赶快发动车,”车启动了,但是没走两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复刚才的动作:“先往车轮下垫树枝,然后扒雪……”。就这样,每重复一次,汽车就前进一段,大约重复了十来次。最后一次,汽车顺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顶。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这时,8只狼在车后一字排开坐着,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乡说:“靠前面的那只是头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们激动极了,一起给狼鼓掌,并用力地向它们挥手致意。但是这8只可爱的狼对我们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们,然后,头狼在前,其余随后,缓缓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连凶猛的狼都懂得报恩,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自身?自诩为“万物灵长”的人类,我们是不是应当让世界充满爱?

谁在引导我们消费

要撕掉“隐形贫困人口”这样的标签,

你需要良性的消费观。

记账、量入为出、克制自己都可以。

但其实所有良好消费方法的本质,都是一个:

你要把钱花在“收益值确定”的东西上,

挤掉花在“收益值不确定”的东西上的钱。

所谓收益值,

其实是指你的使用频率。

如果一张健身卡一千块钱不到,

但你一年去不到三次,

这就是对于你收益值不确定的商品:

只有你确定你会经常用到的,

才是“收益值确定”的商品。

一次手机上的收费课程,

可能只要199

但你买了好几个,

每天晚上还要加班根本没时间听,

每一个课程的收获就非常低,

这就是收益值不确定的东西。

而收益值不确定的东西,

就是没必要买的东西。

时刻恪守这一原则,

你可以去掉90%的无用消费。

当然,你也可以一如既往地继续无厘头消费下去。

毕竟,“隐形贫困人口”只不过是一个标签。

等到自己完全没钱的那一天,

那你就大大方方告诉大家吧:

我的穷不是隐形,

我是赤裸裸的穷!

作者简介:国馆:最中国的文化微刊。用文化修炼心灵,以智慧对话世界,在这里,重新发现文化的魅力。国馆2018重磅新书《图说二十四节气》正火热销售中。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标签
热门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